百文斋 > 都市小说 >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>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发现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还没有找到吗?到底在什么地方?该死!”银河主宰的仙宫中,外表非常稚嫩,可爱的小孩子,幼儿,在不停的嘀咕着,骂着什么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

    外表具有的欺骗性质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,看到他生气的模样,不但没有任何的不好,反而非常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,好好的安慰一下。

    这就属于天方夜谭了,不要相信眼睛所看到的,这一点请务必要牢记。

    偌大的仙宫中,空无一人,整个南面银河之地的人手,都被派遣了出去,银河主宰不求,也没指望能用这些人拦截下那三位古仙,他要的不过是行踪,只要告诉他现在那三个家伙在什么地方,他就有办法能够抢回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?至阳吗?还是晨星?”精致如人偶的可爱脸蛋阴晴不定的变化着,让银河主宰想不通的是,这次到底是谁来打的主意,其它的什么都没带,就带走了那个女人,还是专门潜入到锁牢中。

    “最好别是你们!公然的违反当初定下的条约,简直是不能原谅!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,如血莲她们所猜测的一样,是不全的,确切的说是被人分离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,脑归为一处,被北面晨星主宰掌握着。

    女人的大部分神魂,被东面至阳主宰关押着。

    三面仙地,分别把控着这个女人的三个部分,这就是曾经,很久之前,三方定下的一个约定了,知道的人极少。

    “不过!连那个也带走了吗?”说着,一丝诡笑浮现,银河主宰之所以没有出去加入到搜寻的队伍中,并不是说他不着急,事实上他比谁都着急。

    因为那女人的重要性实在是太大了,可为什么没有去行动呢?到处像没头苍蝇的乱找,也比留在这里发呆要好吧?

    这自然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关系了,血莲,花语带走的女人,连同那个梳妆台也一并带走了,关键就是那个梳妆台,里面有着银河主宰下的手段,无论多远,在哪里,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感觉,猜测应该是收进了储物戒指,或者是独立的空间中,有干扰作为阻隔,感觉不到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能拦截下那三位古仙固然是好的,万一没能拦住,让那三个跑了,银河主宰也不怕,不担心,一切,盖因为有着那个梳妆台,只要梳妆台还在那些人的身边,那么银河主宰就不担心找不到。

    一旦梳妆台被取出,放置在外面,没有了空间的阻隔,他就能马上察觉,感觉到,等到了那个时候,一并的来个大清理,这就是银河主宰为什么气急败坏到这个地步,都没有离开银河之地,亲自的出去外面找,完全没那必要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这些的血莲,花语,还在那个星球上,一个临时开辟的洞口中等待,拉结已经向她们发来了信号,让她们不要急,也不要乱动,她会很快赶来的,这不就很好了吗?

    丽丽进入疗伤中,以待让身体能尽快好一些,好一分,那么战斗力就能多一份。

    洞口中,就偶尔能听到花语粗重的诡异喘息,还有嘿嘿的痴女笑,其它声音就再没有了。

    丽丽不耐烦的说了几次,发现没有用以后,干脆封闭了耳朵的听觉,来个耳不听为净。

    血莲没有那方面的需要,也不怕被打扰,闲来无事,她睁开眼睛观察起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按照锁牢里的分配,越往里面,修为就越高,越危险,这个残缺,没有了左眼的女人,以她当前天仙修为,居然能被关押在锁牢的最里面,最深处,这就可以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,到底是什么人?”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语道,血莲突然想起了什么,花语最后收起的那个梳妆台,当时情况有些着急,没能检查,现在暂时可以说是空闲下来了,在拉结来之前,先看看那是什么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血莲问花语要来了那个,让其将那梳妆台拿出来,正看到精彩部分的花语,没有多理会,随便的甩了甩手,放置在她这里的梳妆台凭空出现在这洞口里,血莲的面前。

    外形好似用红木雕刻而成,其上有着繁杂的花纹刻印,还有着不少精致的边缘处理,能看得出,设计这个梳妆台的人非常用心,近乎是一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了。

    血莲定睛看去,伸手在表面触摸,神念细致入微的渗透进去,扫描着。

    嘭!远离这边的银河中心,仙宫里,外表如幼儿的银河主宰一拍旁边的桌子,巨响声中呼的站起,眼睛瞪的溜圆;“出现了!”

    身影如电一般的消失在这,前后连两秒都不到,相当诡异和不可思议的,银河主宰出现在了一个洞口里,此洞口不是别的,正是血莲,丽丽,花语,还有那个昏迷的女人所待着的洞口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银河主宰,一点征兆都没有,无论是正在疗伤的丽丽,还是专心,一脸痴女笑的看着动漫的花语,观察梳妆台的血莲,全部都没有想到这一点,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“发现!”银河主宰狞笑着,抬掌毫不犹豫的拍在近在咫尺的血莲肩膀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血莲整个人被打入了地底,血雾爆散成一大片。

    伸手朝着躺卧在一旁的女人一招,女人迅速浮空,朝着银河主宰飞去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花语惊觉,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幕,顾不得惊疑为什么银河主宰会出现在这里,当即果断的出手。

    螺旋状物质,这一世界之力随着她的一指点出,奔腾咆哮的涌向银河主宰,中间分成两股,一股朝着银河主宰,一股落向那女人,看其下手的力度,不像是要抢女人,而是要,杀掉那女人。

    银河主宰狰狞的笑脸骤然一变,间不容发的调转身位,将花语这道攻击接下,这种攻击,他不怕,可女人会受不了的,不夸张的说,一旦被古仙的随手一击命中,女人绝对是灰飞烟灭的下场,银河主宰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血鬼!”花语大声道。

    浮在半空的女人下面,地表破开,一只血淋淋的手从中伸出,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胳膊,硬生生的拖拽了下去,紧接着一女从地下爬出,单手夹着那女人,不是血莲是谁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