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毒妇不从良 > 第二卷 235 真容显露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是荣昭激怒了他,只是他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。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他知道笑的女人是楚王的王妃,他去攻击她,楚王必然出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萧珺玦出手迎战。

    那家将确实有几分厉害,与萧珺玦刚开始也能相持不下,只是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他后发不力,慢慢有败下阵来之势。

    武功比试,点到为止,萧珺玦的剑点到他喉咙之上,比试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拱手朝萧珺玦抱拳,“多谢楚王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萧珺玦将剑扔给一旁侍卫,毫不留情道:“你武品不行,人品更不行,妄称蓬莱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楚王教训的是。”那家将谦逊有礼,并未因萧珺玦训斥而动怒,反而质问起萧珺玦,“可为何楚王却也是畏头畏尾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哪?”

    他脸上浮现出阴气森森之色,“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真面目吧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出手,萧珺玦虽反应敏捷,却晚了一步,脸上的面具一把被他扯下,露出本来颜色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荣昭倒吸了一口气,玩了,露馅了。

    孝景帝缓慢地站起来,目光深深,两只眼睛只盯着萧珺的脸,“珺玦,你的脸?”他的眼中有惊喜之色,萧珺的脸一直都是他的心病,每每看到他戴着面具,就会让他想起那场火,他就会心痛万分,愧疚难当。

    面具掉下来,下意识萧珺玦就捂住自己的脸,透过指缝,他看向所有人,看着那些不同神态的表情,半晌,他才慢慢放下手。

    太后震惊的看着萧珺玦,看着那张和婉妃及其相似的脸,身上不由如筛糠一般抖瑟起来。

    她指着萧珺玦,“妖孽,妖孽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其他人的震惊,皇后就显得越发不正常,谁也想不到她突然就发难萧珺玦,“萧珺玦,你欺君罔上,明明脸早就好了,却一直隐瞒至今,本宫看你是居心不轨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圣上,你怎么了?”皇后那面刚发难,那面孝景帝突然就摇摇欲坠晕倒,常恩扶着他,“快,快传太医。”

    事态紧急,孝景帝暂且被安置在后殿,太后也跟着过了去。

    孝景帝这一倒下,皇后直接将罪名落在萧珺玦身上,那气势,荣昭十几年都没见过她那么威仪过,“楚王欺君犯上,罔顾君恩,圣上天恩震怒,龙体受损,楚王罪无可恕,御林军,将楚王拿下。交予大理寺,待圣上苏醒,再治他的罪。”

    一切的变故来得太快,让人措手不及。呼一下就围上来一群侍卫,将萧珺玦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荣昭脸色大变,直冲到萧珺玦面前,将鞭子一甩,大喝道:“我看谁敢动他?”既而转目皇后,诘责道:“萧珺玦犯了哪条大周律法,凭什么要治他的罪?”

    太子目色锐利,那双眼睛如毒蛇一般,“一条欺君之罪便是死罪,更何况还将父皇气成这个样子,更是罪无可恕。”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?更何况你又不是父皇,你凭什么替父皇治罪?”荣昭这话是说给太子,也是说给皇后的。

    皇后不由怒喝:“本宫是皇后,太子是储君,如今圣上昏迷,我们两个哪一个不能治他的罪?”她扬高声音,“荣昭,您还想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造反就造反,还怕你不成?荣昭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荣昭扬起下巴,疾言厉色道:“难道皇后还要给我扣下造反的罪名不成?父皇对我宠爱有加恩重如山,我心里万不敢有造反这两个字。反观皇后,张嘴闭嘴造反欺君,倒是让人值得深思。”

    皇后被气得满脸通红,声音撕裂般叱责,“荣昭你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看我放肆是今日一回吗?”荣昭飞扬跋扈的劲全上来了,就算是以前,她再跋扈,也不会去顶撞皇后。她有分寸,知道皇后是皇帝舅舅的正妻,不是寻常妃嫔能比的。所以,在皇后面前她从来都知收敛。

    也因为皇帝舅舅疼爱她,她对她也不错,一向和颜悦色,就算是她拒绝了与太子的婚事,皇后也并没有太为难她,虽然心里不高兴,也不外露。

    但今日却一再咄咄相逼,还敢挑战她的底线,就怪不得她和她撕破脸。

    她狠狠甩了下鞭子,“啪”一声脆响,直面皇后,“谁要是敢动一下我夫君,那就得问我手里的鞭子同不同意?”

    皇后被堵的面色铁青,双目像是充了血,“荣昭,本宫在警告你一次,你要你再放肆,本宫就连你一块拿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何尝不想将荣昭一块拿下,但考虑到荣侯府和护国公府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很明显这事是皇后小题大做,但无奈萧珺玦朝中无人,竟无人为之求情。还是护国公,一马当先,“楚王虽有隐瞒,但也不是多大的事,匆匆将一位亲王下狱,似乎不妥。不如等圣上醒来,再请圣断。”

    太子冷哼道:“欺瞒父皇此等大罪难道在护国公眼中不是多大的事?护国公还是慎言吧,你是楚王妃的母舅,应避嫌才是,否则会被人误以为有结党之嫌。”

    朝廷最忌结党营私,太子一语,实属玷污护国公府,护国公脸上阴沉如炭,忿忿道:“太子是也想给护国公府定罪吗?”

    皇后自知不能轻易得罪护国公府,于是道:“护国公不要多心,太子并非此意,只是楚王欺君,更令龙体受损,绝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掠过虽一直为说话,但低沉着脸的荣侯爷,缓了缓脾气,再与荣昭道:“楚王妃,本宫念你自小胡闹惯了,你顶撞本宫之事本宫不与你计较,不过你再有阻拦,就别怪本宫将你一起拿下。”

    荣昭的性子岂是那么容易罢休的,萧珺玦赶紧拉住她的手,小声道:“昭昭,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荣昭瞧着他,不甘心,萧珺玦眉头一涌,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什么比武,不过是给他设了个局,一想到这莫须有的罪名,萧珺玦只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欺君罔上,这罪名也真大啊,亏的皇后和太子冥思苦想这样一个名头。

    只是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后殿的方向,那个人怎么会突然晕倒?

    皇后见荣昭有所松动,嘴边泛起得意的笑容,扬声道:“将楚王押下去。”

    纵然不服,但荣昭一向听萧珺玦的话,她慢慢放下鞭子,眼睁睁的看着萧珺玦的衣袖在她的手心里缓缓被抽走。

    荣昭跪在紫宸宫外,一直在等待孝景帝醒来,如今唯一可以救萧珺玦的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她从没有跪过这么久,那冰凉的大理石就像是冰锥刺进她的膝盖,她的脊背挺得笔直,双手合十,默默祈祷了萧景帝赶紧醒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常恩从宫殿里出来,荣昭心头一喜,刚要起来,却因为长时间跪着双腿软麻,踉跄一下,又重重的跌倒地上。

    常恩是心疼荣昭的,“哎呦”一声,小步紧跑到荣昭身边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醒没醒?”荣昭现在顾不上任何事。

    常恩满面忧愁,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太医进去了一拨又一拨,方法也用尽了,圣上就是不见苏醒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他劝荣昭,“楚王妃还是先行回府吧,圣上怕是一时半会还苏醒不过来,您再这么跪着也是无用。您放心,只要圣上这边一醒,奴才立马去给您捎信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到底怎么了?”荣昭急切道,“现在醒不过来,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?公公,我家王爷被压入大理寺了,皇后要治他的罪。我怕,父皇再不醒来,我家王爷······”说着荣昭急着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小祖宗。”常恩掏出手帕为她擦泪,“您可别哭啊,不怕不怕啊,圣上只是暂时无法苏醒,奴才相信圣上万福多寿,很快就会醒了。楚王也是有福之人,绝不会出事,您啊,放宽心,放宽心啊。”

    常恩略略一思,悄悄道:“王妃的大表嫂不是大理寺卿的女儿吗?您可以托他照顾楚王一二。”

    荣昭微微一顿,她怎么忘记了这事,只是她还是忧虑不已,“但这也不是持久之事,父皇一日不醒来,我家王爷的命就要攥在别人的手上,我就怕——”

    荣昭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即便不说常恩也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常恩眼神暗下去,在荣昭手腕上拍了两下,“皇后虽是借题发挥,给楚王扣上一条欺君的罪名,但楚王到底是皇子,短时间内她不敢动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眸,微微眯了眯,“只要不犯错,他们就再难发作。所以,”他的声音更小,“这段时间,楚王府万不能有任何人任何事再让人抓住把柄,楚王妃一定要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荣昭心领神会,默默点头,不错,此时太子和皇后一定盯紧了楚王府,所以一旦楚王府有异动,就会算到萧珺玦身上。

    万一有个万一,萧珺玦再背负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名,怕是即便父皇醒来也偏袒不了。甚至不等父皇醒来,他们就会来个先斩后奏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母子果然是冲着萧珺玦来的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