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凌虚幻镜之凤栖帝国 > 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故人之子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她是佛祖的养女,九天真凤的后代。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月老听闻彩衣的身世,内心不好的预感坐实,惊的长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月老,可是有事?请如实相告?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一见月老的神情心中一禀,两道好看的剑眉紧蹙。

    “仙尊,实不相瞒,前不久朝华仙子曾来过凌霄仙府,命老朽查询彩衣姑娘的姻缘命格。”

    月老在皓月仙尊面前自是不敢有丝毫隐瞒,把朝华仙子来到仙府的目的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当时老朽曾仔细的命人查过,彩衣姑娘有大气运,命中有一段受天地祝福的夙世因缘。”

    夙世因缘!

    又是夙世因缘,老天爷你是在耍我吗?

    不仅他和朝华仙子有一段纠缠了百万年,无花无果的夙世因缘,连彩衣也有。

    他和彩衣之间,究竟有多少道障碍横在身前,他们究竟要经历多少磨砺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皓月仙尊听闻夙世因缘这四个字,挺拔的身躯猛地颤了颤,灿若繁星的双眸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她和谁有一段命中注定的夙世因缘?”

    静默良久,他幽幽的问,右拳紧握,骨节已然发白。

    “启禀仙尊,彩衣姑娘的姻缘命格是和一名叫洛竹的少年连在一起的,朝华仙子曾经提到过,这名叫洛竹的少年,是已故洛伽仙君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犹如一道闷雷在皓月仙尊脑海里炸响,高大伟岸的身躯猛地晃了晃。

    洛伽的儿子!洛竹!

    彩衣的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竟然是洛伽的儿子!

    “唉!仙尊,有句话老朽不得不讲,强行打破一段夙世因缘,会伤及根本,会让当事人双方的情路坎坷难行,不到万不得已,万不可逆天而行!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心绞痛,无边的痛苦从四面八方涌来,几乎把他淹没。浑浑噩噩之间,仿佛听到月老担忧的劝诫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逆天而行!

    呵呵,若不逆天而行,他如何能和彩衣在一起?

    性感的薄唇边现出一丝苦笑,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,心痛的快要麻木了。

    逆天而行他不怕,即使前方再多艰险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怎奈老天爷,竟然连争取的机会也不给他。

    洛竹!洛伽的儿子!

    他如何能够狠下心肠,抢走他的爱人。

    可是,彩衣,彩衣是他心尖上的爱人,是他的心,他能否承受住剜心之痛,放弃和她的爱情。

    彩衣,彩衣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**

    皓月仙宫。

    清凉的夜风从山峦间吹拂而过,吹起桃林里满地的落花,彩衣开心的在漫天花瓣雨中跳舞,旋转着柔软的腰肢,一颦一笑流露着顶级的风情。

    “皓月,七色彩池真漂亮,我好喜欢,咱们什么时候再去?”

    一舞毕,彩衣犹如乳鸽般扑入皓月仙尊怀里,仰着绝美的小脸开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想去,随时都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张开双臂,把娇软的身躯温柔的揽在怀里,垂眸幽幽的看着她,深邃的眼底划过一道难言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皓月,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彩衣敏感的察觉到他情绪低落,抬起胳膊,娇软的小手抚上他的脸,盈盈水眸透着满满的关切。

    “彩衣,跟我说说你在苍穹仙岛的往事好吗?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似是不经意的揽着彩衣席地而坐,仰头看着满树繁花悠悠而谈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什么呢?”

    彩衣绝美的小脸难得现出纠结的表情,似乎不知该如何表述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想听,比如说你是什么时候去仙岛的,在仙岛都有些什么好朋友?你最喜欢谁?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循循诱导,看似平静,实则内心早已是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听紫竹哥哥说,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和他一起来仙岛了,好像只有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彩衣仰着可爱的小脑袋冥思苦想,好半响才幽幽的开口,两只小手比划着一只小雏鸟的大小。

    “紫竹哥哥?他是谁?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听到紫竹的名字心尖猛地颤了颤,一股难言的悲痛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紫竹哥哥就是我哥哥,我从小就是跟着紫竹哥哥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彩衣似乎是不明白皓月仙刻意询问紫竹的原因,解释的很模糊。

    “他就叫紫竹吗?没有其它的名字?”

    皓月仙尊心乱如麻,自己也理不清究竟为何会如此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苍穹仙岛的仙童和仙娥都是以花草树木为名的,我从小就喊紫竹哥哥,没听他说过,他还有其它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彩衣嘟着小脸绞尽脑汁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,四下里一阵寂静,皓月仙尊似乎是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许久,直到彩衣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,他才仿佛是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彩衣,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璀璨的星眸痛苦的闭上又睁开,天知道他的心里有多难受,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,才能把这句话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喜欢,我最喜欢紫竹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彩衣不明所以,脑海里回忆着和紫竹在一起时美好的时光,盈盈水眸现出幸福的光彩。

    一口甜腥涌上皓月仙尊的喉咙,费劲心力稳定心神,这才把即将喷涌而出的鲜血,强行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紫竹在哪儿?为什么在苍穹仙岛没有见到他?”

    紫竹是洛伽仙君的儿子,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紫竹哥哥下凡历劫去了,他说他不愿意一辈子当仙童,只能干些浇水打扫的话。”

    彩衣小脸黯然,想到紫竹离开时的决绝,心里流淌着难掩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彩衣,你想下凡历劫吗?去找紫竹。”

    心在滴血,却又不得不一次次用刀凌迟在伤口上,这是一种怎样剜心的痛。

    话到最后,皓月仙尊的声音越来越轻,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。”

    彩衣犹豫的仰着头,皓月仙尊的心跳几乎在这一刻停止。直到他听到那如天籁般清脆悦耳的声音,清晰的说出不敢奢望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想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彩衣,我的彩衣,我真的能自私一次吗?

    紧紧的拥紧你,不放手。

    皓月仙尊情难自禁,猛地伸手把彩衣紧紧的搂进怀里,搂的是那么的紧,似乎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