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无良公主要出嫁 > 第四卷 结发夫妻 409、谁算计谁(二更)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对啊。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”络轻纱拍了拍巴掌,小脸上全是满意,那傲娇又欢快的小表情,就跟偷了腥的猫似的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,季白实在忍不住了,俊容上难得多了一抹谄媚,讨好的问道,“小七啊,你能不能说说看,你要接近这个张梦梦,到底是在盘算什么啊?这说的不清不楚的,我这心都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,不上不下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在隐阁的时候,莫谦跟他说的最多的就是。

    ‘阁主夫人最擅长的就是搞事,特别是针对那些她讨厌的人,搞事的办法起码有一百种,若是遇见她搞事,你也不用多想,反正就跟着她就是了,最后肯定好玩!’

    可是,好玩是好玩,络轻纱鬼主意也的确多,可她压根就不告诉他们她是怎么打算的!

    自从昨天知道这个张家的情报之后,络轻纱就丢出了一句,“我们要拿下这个张梦梦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为什么要拿下张梦梦?张梦梦一个张家的小姐,有什么能耐影响啸天门?络轻纱到底打算怎么做?

    一个字都没解释,现在别说是季白,就连袁立明都是满脑子的浆糊。

    怕唯一不好奇的,就是绮红了,反正绮红这货,除了赌和酒之外,什么都不能分走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季白这问题一问,袁立明也好奇的看向了络轻纱。

    被两双眼睛注视着,络轻纱无辜的眨了眨眼,粉唇微翘,沉吟良久才挤出四个字,“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季白,“……”不带这样玩的!被瞒着连做什么都不知道,他实在是太难受了……

    袁立明也是无奈的嘴角一抽,不过他的心里早有准备,还不像季白那般失望。

    毕竟,络轻纱这样故意使坏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身为络家军的人,他都快习惯了。

    见季白一瞬间就跟霜打的架子似的,络轻纱偷偷捂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别着急嘛,连张梦梦都没钓上来,更别说张家了,咱们的计划才刚刚开始,有什么好说的,等以后差不多了,我自然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多多少少让季白心里有了些安慰,顿时恢复了些精神,“这可是你说的,千万别忘记了,那我们现在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现在啊……”络轻纱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“咱们去给张梦梦创造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络轻纱已经带头朝前走去,季白和袁立明相视一眼,无奈的耸了耸肩,季白扯上一直恍若不存在的绮红,三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络轻纱并没有去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,而是直接找了家卖名贵首饰的店铺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们这有上等的美玉么?”

    络轻纱一进门,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身穿褚色锦衣的肥胖掌柜,肉乎乎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谄媚的笑容,“有有有,公子要买美玉,来我这可算是来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那肥胖的身子,顿时一扭一扭的去了屏风后,也不知道找什么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袁立明三人也跟了进来,正好听见这句话,顿时不解地问道,“小七,你要买美玉吗?”

    络轻纱神秘一笑,“当然要买,不买怎么给人家机会?”

    袁立明和季白相视一眼,再次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迷茫,不过,察觉到身后那一阵若有若无的打量视线,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掌柜的正好拿着一个盒子出来了,看着络轻纱,笑问道,“小公子说要买上等美玉,不如看看我手中的这些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开了盒子的盒盖,将盒子里的东西,就这般摆在了络轻纱的眼前。

    盒子里摆着的,正是一块块的上等美玉,这些美玉,此刻都已经被雕刻成了各式各样的饰品。

    或是玉佩,或是佩玉,或是腰带上的宝石,或是玉簪,或是吊坠……

    络轻纱低头一看,手顿时拿起了盒中的一块圆形玉佩,欣喜的在手中摩挲了一会,这才抬头看向掌柜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玉佩怎么卖?”

    掌柜的胖脸顿时堆做一团,笑的颇有些可怕,那一双小眼,却是透着精明的光。

    “这块玉佩啊,是我们店里最好的玉佩,要价……”掌柜的说着,举起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看着那肉乎乎的五根小短手指,络轻纱眨了眨眼,“这块玉佩要五千两?”

    “不,五万两!”掌柜的咪咪一笑,肥厚的嘴唇一动,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络轻纱顿时瞪大了眼睛,小嘴微张,整个人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,不知怎的,手上也是一松,拿着的玉佩顿时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刚刚要价五万两的玉佩,顿时碎成了八块……

    店铺之中,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……

    那掌柜的,一双小眼紧盯着络轻纱,震惊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了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络轻纱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,娇美的小脸顿时一僵,似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,眼眶也忍不住的开始发红,一把扑进了身边袁立明的怀里。

    语带哭腔道,“哥哥,小七好像……闯祸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逼真得表现,饶是季白也是眼角一抽,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内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会,那掌柜的也反应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袁立明的衣袖,脸上的笑容不再,大喊道,“你弟弟竟然摔坏了我的玉佩,这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玉佩,值五万两呢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得赔钱!”

    袁立明单手搂着络轻纱,心里有些淡淡的忧伤,他就知道,小姐说的机会,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    每次碰上这种事,他都觉得自己快从络家军里的一个成员,变成专门解决这些琐事的嬷嬷了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掌柜的,还在大声哀嚎质问,袁立明却是一阵心累。

    得,摊上这么个主子,这种事他还得多加习惯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袁立明直接抬手一拂,拂开了掌柜紧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这般轻易被甩开,掌柜里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在江湖上做生意,多多少少都会些功夫,而这掌柜的,实力更是不错,勉强能算的上是一个二流高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的掣肘,竟然轻易被一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的男子拂开了,这男子到底是什么实力?

    不过身为生意人,掌柜的心里还是被摔坏的玉佩占了上风,略微一怔过后,又开始大声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镇店之宝啊,我的稀世美玉啊!我不管,你得赔钱!”

    这掌柜的倒是极为放得开脸面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不停嚎着,那脸上和身上的肥肉,都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,看起来极为喜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络轻纱本来强装的难过,在扑进袁立明怀里,别人看不见之后,就彻底收敛了起来,这会从缝隙中偷偷瞥见掌柜的表现,她顿时就忍不住笑出了身。

    只是她捂住了嘴,又有袁立明挡着,根本没人发现就是了,不过那一抖一抖的身子却是极为明显。

    袁立明警告的捏了捏络轻纱的手臂,看向了嚎的正伤心的掌柜,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别嚎了,你这块玉虽然不错,可远远不值五万两,你报个实价,我赔给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值五万两!”一听袁立明这话,那掌柜的顿时蹦起了身,直接就大声反驳道,“我这玉可是镇店之宝,绝对值五万两,你别想赖账!”

    袁立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,这个掌柜的,明显就是漫天要价,只不过,小姐说的机会,他也不知道指的是什么,都不敢轻易解决这事。

    这事闹得他实在头疼,袁立明无奈之下,只得再次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美玉我见多了,你这块玉绝对不值五万两,你要是不说实价的话,我们就只能拿着这摔坏的玉,去找其他商铺鉴定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刚刚还气冲冲的表情一顿,眼里也闪过了一丝不自在,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气愤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赖账就直说,找什么借口,不就是仗着你实力强,想占便宜么,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    这掌柜的声音中气十足,再加上他之前那一顿哀嚎,店门口早就围满了围观的人,一个个看着店里的情况,开始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几人也是够不要脸的,摔坏了店里的东西,还不想赔钱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还一直找什么借口,买不起就不要看呗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人,仗着自己实力强劲,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的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说也不对,一块玉就要五万两,实在是太夸张了一些,也难怪人家不愿意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那玉值不值五万两还难说,要是这几位公子被骗了,那不是吃个哑巴亏?”

    众人各持己见,谁也没法说服谁。

    见此,袁立明倒是放松了许多,有人在这帮他说话,这掌柜的说话也要掂量着点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玉,压根就不是多好的玉,五千两都勉强,别说五万两了。

    掌柜的却是不再跟他理论,直接弯腰将地上的碎玉捡了起来,摆在了手上,举给众人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见没,我这玉中正好有一条血线,这种玉可是极为难得的珍品,现在却被摔坏了,我要他赔钱怎么了?难得不应该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赔钱是理所应当的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掌柜的说的也有些道理,这种内藏血线的玉,的确极为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唉,五万两啊,就这么摔了,真是败家。”

    听见说话的人,都是在帮自己,掌柜顿时得意了起来,下巴微抬,晃了晃手中的碎玉,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赔钱吧,咱们江湖中人做生意,也是讲诚信的!只要你付五万两银子,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袁立明没理他,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,显然,他的耐心快要磨光了。

    正当这个时候,几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走进了店内。

    这几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梦梦一行人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旁边未曾插嘴的季白,眼梢微挑,无声的看了络轻纱的背影一眼,看来阁主夫人说的机会,就是这个了,这张家的人,来的也是够快的。

    “哟,是张小姐啊,不知道你要买些什么?”

    刚刚还厉声质问的掌柜,这会一看见张梦梦,顿时就跟见了老虎的兔子似的,乖得不行。

    在祁岭县混,特别是做生意的,可谓最看重的就是眼色,得知道什么人能得罪,什么人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而这张梦梦,就是最不能得罪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张梦梦笑望了袁立明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颔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而后,她指了指掌柜的手中的碎玉,柔声问道,“这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怔,“张小姐,这玉已经碎了,不然你看看别的?”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