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辣妻当家:调教军门痞少 > 第一卷 第345章 平安归家(一更)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南夜进了山洞,感觉里面阴冷冷的,不由得打了个寒噤……初始洞里的甬道很窄,也就容两个人并行,走出大概几米远,洞里豁然开朗了许多,看起来还很深,手电筒的光甚至照不到远处。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四周一片静谧,隐隐还听得见水声,南夜小声的嚷,“爹……爹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没人回答……

    干脆提高了声音,“爹,白常喜……白常喜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觉得右手处一股劲风袭来,他动作麻利的往旁边一闪身……顺势手电筒的光向着风声一晃,照到了一张惨白的脸,不由得吓了一跳,立刻埋怨道,“哎呦,爹,你要吓死人啊?我差点给你来个闷踹!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白常喜嘿嘿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,“臭小子,行啊!能耐了!还敢喊我大名?”

    南夜心里惊喜交加,这一天以来的奔波……在看到白常喜笑容的一瞬间,都得到回报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走过去搂住老丈人的腰,向上一抱,兴奋的在地上转了两圈!

    只听得白常喜“哎呦”了两声,南夜赶紧问,“爹,你怎么了?受伤了?”

    又将老丈人老老实实放回到了地面,拿着手电筒上上下下的向着他照,真的担心了,“爹,你到底怎么了,真受伤了?”

    白常喜用左手捂着右臂,“你小子,尽放没味儿的屁!就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,被树枝搪了四五下,还得抖机灵,想法翻进洞口,大晚上的……你说我容易吗?摔坏胳膊了!”

    “可真不容易,刚才我进来时,差点儿就摔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地形不熟!”

    南夜没说话,用手电筒四处照了一下,“你就在这儿待了一天?”

    白常喜微微一笑,想他招了招手,“我在洞口待着干什么?黑了吧唧的!我带你上里面去看看!里面的东西才多呢!”

    说完了话,当先走在了前面……

    他仿佛对洞里的地形很熟,即便是摸着黑,左拐右拐的也是毫无停滞……走了不远,面前陡现一堆篝火,火光扑朔,一下子将洞里照的有了人气。

    南夜向四周一看,但见这个洞虽然是天然形成的,却有人工釜凿的痕迹……不禁心里纳闷儿,“爹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你怎么知道这里的?跳崖之后的这段时间又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白常喜骄傲的扬了扬头,“这就说来话长了!这个山洞……里面有个小秘密!咱们村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不会超过五个!”

    拉着南夜的手,“来,我给你看些东西!”

    走到深处,拐了个弯儿,洞里有一条天然的小溪流……大概是山间的地下水,格外清澈透明!

    溪边用厚实的军用塑料布盖着一人多高的箱套,蜒绵的足有十几米远,冷眼看上去……箱子足有千八百个!

    南夜走了过去,“爹,箱子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再一细看,箱子也都是军绿色的……

    他一瞧就明白了,“这是军用物资?”

    白常喜点了点头,“是!反正吃喝拉撒,弹头老枪……要什么都有!”

    又向箱子侧面一比,“你再好好看看那上面的字!”

    字?

    南夜一瞧就愣了!

    白常喜不无得意地说,“嘿嘿,对了!这都是小日本儿临走的时候……扔下的东西!都是他们搜刮的民脂民膏!到现在,也有三十多年了吧?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“日子过得真快呀,关于这个山洞,知道的人不多!那时候抗战刚胜利,小日本儿走的急……有好些东西就都藏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南夜有些不相信,“藏在这里?这洞口前不着村儿,后不着店儿的,千八百个箱子呢,怎么搬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几十年前,这两条山涧之间,原本有一条木板桥来着,小日本儿藏了东西之后,就把桥炸了!日子久了,大家伙儿也就把桥这事儿都忘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不是自然灾害吗?又赶上运动闹的慌,村里人都不种地了!大家就只能靠山吃山!孙绍扬全家都是打猎的,这山里哪儿有个狗洞他们都知道,饿得不行了,就偷着摸着下来拿东西了,瞧瞧,这洞里的枪支弹药他是不敢动的,就挑着军用罐头拿!别人家都饿的前腔贴后腔了!他们老孙家却吃得嘴丫子流油!”

    南夜笑了,“所以呢?在您老的火眼金睛之下……他们也无所遁形了?”

    白常喜一瞥嘴,“那是!我是谁呀!我发现孙绍扬的小秘密,特意找他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谈的?批评教育了?”

    白常喜翻着白眼儿,“教育批评啥呀?我当时就找他严肃的谈了……非常正式的当场质问他:有这好事儿,为啥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南夜差点笑喷了,“哎哟我的爹啊!这话你也好意思跟我学?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吗?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

    白常喜不屑,“什么叫趁火打劫!不是我说!要是没有这些罐头,白天儿能长那么结实吗?你们那些城里下来的知青,时常上我家去打牙祭,吃的不也是这些?还有村里的特困户五保户,我哪儿个也没落下……全都照顾到了!我不说出来?是怕像李坏水那样的人……有啥别的想法!再向上面给我揭发了!他自己领功了!东西也没了!那多划不来啊!”

    他不愧是实打实的白算盘!

    心里的算盘珠子,摆弄得啪啪山响呢……一辈子也不吃亏!

    南夜自然将话题引到了绑架的事上,“那,你昨晚是特意跑到山顶的?”

    “啊!两个身强体壮的大老爷们追我……我心里一合计,打也打不过,跑也跑不了!那就只能跳崖了!豁出去冒点儿风险吧……总比被他们抓住强!我心里有数儿,以前日子苦的时候,也总是半夜偷着下来!知道悬崖上的树枝茂密,就算我跳下来,枝枝叉叉一挡,我也死不了!”

    南夜有些不以为然,“话虽然这么说……可是爹,你是不是摔伤什么地方了?胳膊?我刚才看你好像活动不大方便啊!”

    白常喜点了点头,“八成是扭了一下!没丢了命就好!我趁着黑摸到了洞口,只要进来了,那一切就都好办了!先踹碎两个破箱子,用洋火儿点着了,生了一堆篝火!只要人暖和了,其他的我都不怕!这里要吃有吃,有喝有喝,就算我在这里过两年,也一定饿不死!”

    南夜故意逗他,“那你是准备在这里过两年啊?”

    白常喜梗着脖子,“屁话!我是想马上就回家!马上就上悬崖!我也得有那本事啊!我都快六十岁了!让我在悬崖上爬几十多米……登山?嘿嘿,不说摔死我,也能累死我!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“我心里有数!我只要当晚不回家,全村的人就都得出来找我!小天儿和你也能马上知道消息,有你们俩聪明货在,那我还怕啥?我心里暗自算了……不出三五天,你们一定会找到这儿的!瞧瞧?我这不就是神算子吗?没有一天……你就找来了!”

    南夜叹了口气,“是啊!洞里方一天,世上几千年!你觉得是没有一天!可把家里的人都急死了!我把飞行大队全员都调来了,甚至还弄了一架直升飞机,就怕你真出了什么事儿!爹,你以后别抖这机灵了!别跑了!即便是被人抓了,我和你闺女也能把你救出来!”

    白常喜还嘴硬,“哎呀,我出不了事儿!在三方村这一亩三分地儿上,那就是老子说了算!别说是两个绑匪,就算来他个十个八个的……咳咳,我可能是吹大了啊!再来两三个……我也还是一样能跑出来!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问,“别说这些没用的了!那两绑架的人……说是要敲诈白天儿?小天儿到底得罪谁了?她现在有没有危险?”

    白常喜心里永远惦记着自己的女儿……他都在“暗无天日”的过日子了,还问白天儿的安危呢!

    南夜摊了摊手,“你自己的女儿……你还不了解?白天儿什么时候吃过亏?那些绑匪就是没处对她下手,才跑到这里来对付你!也怪我们大意了!唉……她一听到消息,急得什么似的!这下好了,你安全了!她也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他这才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的给老丈人讲了一遍……当包括绑匪已经捉拿归案!

    白常喜一听就高兴了,用单手拍了拍裤脚,“那……咱们这还等啥呀?赶紧出洞吧!你既然有本事下来,就一定有本事把我弄上去!别拖了!家里大人孩子都盼着我呢!”

    他这倒是来了急劲儿了!

    幸好有直升飞机在,要不然,这攀岩而上的事情……还真不适合白常喜!

    南夜在山洞里转了一圈儿,粗略的看了一下洞里的剩余物资,“爹,这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?要不要向上面汇报一下?”

    “汇报啥呀?”

    白常喜的心眼儿就是多,“这些老东西,白给政府……政府也不要!再说了,将来要是再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运动,这些东西还可以给村里应急呢!不汇报!要是咱们俩上去了,有人问我藏哪儿了,你就说……我挂在树枝上了!命大!没死了!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挥挥手,“走!走!走!把你那直升飞机叫下来!咱们赶紧回家!”

    南夜只能照他的话办,按部就班的安排营救!

    等到了天蒙蒙黑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白常喜已经坐在家里的炕头上喝起了小酒!

    南夜赶紧给白天儿打电话,“小天儿,你别担心了!咱爹已经回家了!”

    白常喜抢过听筒,“天儿,你那边没事儿吧?自己可千万小心呢!有个这样的疯女人和你做对!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爹,你这一天到底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白常喜眯着笑眼儿,得吧得把……咧开大嘴说上了!

    南夜在一边笑着,瞧着他……心里说不出的踏实!

    老丈人平安回家了……他对媳妇儿也有个交待了!

    放下了电话……

    南夜才说,“爹,我先回城了!不瞒你说,这些兵都是私自调出来的!回去恐怕要受处分呢!”

    白常喜低着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……摆了摆手,“那你赶紧先回吧!我就不留你了!你这次你回去之后,赶紧跟组织上好好的解释一下!别又犯驴劲儿!千万要好好说!态度诚恳点儿!写个三万字的检查……”

    南夜都气笑了,“你这是安慰我吗?写三万字的检查?我可没那文学水平……坚决写不出来!干脆吧,还不如让我跑三十公里越野呢!”

    说完了话,站起身和家人告别,还不忘了嘱咐王春兰,“王阿姨,你肚子越来越大!自己可千万小心些!白天儿让我给你捎个话……她说你现在是高龄产妇,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,一定要记得通知我们!我们可以把你接到城里去。找最好的大夫,找最好的医院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王春兰自从见到白常喜平安,脸上就一直挂着笑,“小夜!赶紧回去吧,你爹说得对!你的前程是一片光明,别因为这件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南夜也没听她再啰嗦,“知道了!走了!”

    快步出了大门……

    他正在往城里赶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白天儿已经着手行动了……既然白常喜回家了,她就要正式和鲁琳琳开战了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抓起了电话,声音沉稳的命令,“喂,可以开始行动了!马上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过年了!

    祝大家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!

    感谢“爱我如昔”凌晨的祝福,还有七级的钻石和鲜花夹杂的大风暴……劈头盖脸,艾玛,我晕了!

    另祝群里所有的小主们……家庭幸福,身体健康!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