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总裁强宠:前妻,别太撩 > 卷一:初始 第二百八十七章 迷失的疯狂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林子昂,你快清醒一下吧,我不是颜希瑞,你有什么话去找她说啊,别在我面前絮絮叨叨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希瑞,你就是希瑞,你不要在骗我了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”林子昂仿佛从他自己的世界里脱离出来了,可是却并没有清醒,还是执意的认为面前的人就是颜希瑞,见身下的人一个劲的否认,他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,杨妮娜只觉得身上越来越沉,看着林子昂脸色有些不太对劲,感觉自己如果在刺激下去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她不敢冒这样的险,只好暂时委屈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是颜希瑞,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,我被你压得都有些呼吸困难了,快点起来吧。”杨妮娜小心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起来,我还有好多话想告诉你,你要认真的听我讲完。”林子昂突然变成了耍赖的小孩子,杨妮娜苦笑不得,被压倒的怒气也消下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吧,我好好听着,说完就让我起来好不好?”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也让她颇为无奈,只得自己安慰自己,就当是陪小孩子玩了。

    “希瑞,你知不知道我很爱很爱你?”林子昂趴在杨妮娜的身上认真的看着她,那神情也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在以开玩笑的心态来应对了,可是自己毕竟不是真的颜希瑞,只能暂时蒙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就连她们这些外人也早就知道了好不好,他这样问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“那你,那你对我……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。”这个问题可难回答了,该怎么回答他才比较合适,不过他既然都伤心成这样了,估计颜希瑞应该是并不爱他的吧,那就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不爱,我只把你当成很好的朋友。”杨妮娜说出这种八点苦情剧的经典台词已经很为难自己了,在让她表演一下那可就真要命了,她不想做这么丢脸的事情,只能面无表情的念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林子昂面部神情顿时发生了变化,眼角隐隐发红,嘴唇紧抿,看上去脆弱又无助。

    完了,他不会要哭了吧,心里正胡思乱想着,脸上一凉,抬眼一看,就见滴滴泪水从林子昂的脸上缓缓滑落,他不吵不闹,就那样伤心的望着她,静静的流泪,杨妮娜心里突然涌上来了一股罪恶感,她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流泪,却是第一次为流泪的男人感到心疼,自己好像不该这么打击他,虽然这是事实,可是毕竟现在他还不清醒,本来现实里就够悲催了,自己不如骗一骗他,让他在梦里开心一下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,我刚才其实是说着玩的,其实我很喜欢你的。”杨妮娜柔声安慰,小心翼翼的用手拂去他脸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好高兴。”林子昂一把抓住她的手,放在自己脸旁轻轻摩挲,脸上满是喜悦的神色,柔情缱绻的看着他,眼中波光粼粼,似乎把她当成十分喜爱的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杨妮娜被他看的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,搁在他脸上摩挲的那只手感觉也有些怪怪的,想要把手抽出来却被紧紧握住,怎么抽也抽不出来,杨妮娜甚至有些怀疑林子昂是不是在装傻,要不然怎么会分不清楚人却还能和她对话甚至紧紧的抓住她不放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明白呢,林子昂又开始作妖了。

    “希瑞,你看看我,看看我好不好?”杨妮娜疑惑的看向他的脸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刚想询问,只见林子昂迅速的低下头,自己的嘴就被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轻轻覆盖住,她惊愕的睁大眼睛,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她想大声呼救,刚张开嘴却被林子昂趁虚而入,一条柔软的舌头试探的伸了进来,感觉没受到什么阻碍更加的深入,杨妮娜吓得又着急又气愤,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被人非礼的情况,更何况这还是她的初吻,她使劲挣扎,手脚并用,可是女人的力气和男人怎么能相提并论,很快就败下阵来,林子昂用腿将杨妮娜的双腿压制住,一只手轻轻松松的就将她的双手困在头顶,这样的姿势危险又屈辱,嘴巴被堵住又喊不出来,这回哭的人又换成了杨妮娜,可惜对方并没有心软,依旧忘我的沉醉其中,杨妮娜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唯一能攻击的地方只剩下嘴巴,她狠狠的咬了下去,林子昂吃痛,抬起头来,杨妮娜只觉得嘴巴中一股铁锈的味道,见林子昂稍稍远离自己,觉得自己刚才那一咬可能让他清醒了过来,脸上庆幸的神色还没有消退,林子昂气势汹汹的再度席卷而来,这次就没有给她留下一丝一毫的机会,另一只手紧紧嵌住她的下巴,她连闭嘴都做不到,只感觉到林子昂的舌头自己的嘴里横冲直撞,没有章法,她一退再退,直到退无可退又被林子昂纠缠了上来。

    杨妮娜满脸泪痕,发丝凌乱,哭得狼狈不已,她之前为什么要帮他,现在却让自己落到了这样的地步,她到底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林子昂突然将嘴巴移开,脸埋在她脖颈旁大口大口的喘息,杨妮娜没和人接过吻,自然也不懂得换气,这回终于被放开,就像一条脱了水的鱼一样使劲的呼吸,她以为林子昂终于放过自己了,可是脖颈处湿密的触感提醒她一切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她绝望的看着天花板,自己被禁锢的无法动弹,只能靠呼喊来唤醒林子昂的理智,可是她也没抱什么希望,事实也证明,林子昂根本就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她难道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吗?虽然她觉得那一层膜对她来说可有可无,她并不在意这些东西,可是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,她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,和一个不清醒的甚至将她当成替身的男人发生这种事情,然而她又哪有选择的机会,尽管十分不情愿,可是除了被动承受,她别无选择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