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文斋 > 玄幻小说 > 萌狐悍妻 > 正文 第五章 云河的过去
    喜欢就收藏本站www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”狐公子深情地说。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!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而已!”唐紫希豪爽笑了笑,她觉得自己有几分行走江湖的女侠赶脚。

    其实狐公子不是谢她从猎人巴杰刀下救了自己,而是感激她抱着自己睡了一晚,让他感受到久违的人间温暖。

    唐紫希帮狐公子换药的时候真的惊呆了!可能是狐妖的体魄健悍,可能是那枚玉吊坠的神奇力量,又可能是龙纹八仙草的作用,那伤口已经开始结痂,这自愈的速度简直太逆天了!

    不过这伤及筋骨,即使伤口表面愈合了,里面还没好,唐紫希不敢掉以轻心。为了减轻换药对狐公子造成的痛苦,唐紫希准备跟他扯点话题,没想到狐公子竟然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零距离地相处了一晚,可是连对方的名字还不知道,是不是该好好地互相认识一下?”狐公子含情脉脉地望着唐紫希。

    呃!一听到零距离,一看到狐公子那男人般深情而迷恋的目光,这样的话语,这样的神情,还是昨晚那个生病的可怜小孩或者受伤小动物吗?唐紫希羞得脸颊、耳朵和脖子全红了!当时心急救人,哪想这么多!可现在想起来实在太羞人!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都抱着睡了一晚,你为何还这么拘束?我先来……我叫云河,如你所见,我是狐妖。”狐公子道。

    “唐紫希!”唐紫希赶紧自报姓名,生怕迟个半分,那只叫做云河的狐妖就要重复提“零距离”、“抱着睡一晚”这些字眼,着实是令人头痛的啊!

    “唐紫希?好名字!以后我就叫你希希了!”云河笑眯眯地念叨着。念“希希”这两个字时,声音格外温柔,就像叫唤爱人的名字般亲切。他的声音本就空灵纤细,这么一叫就不了得!软到骨子里去!

    “这位云公子,我俩还不熟!别叫这么亲切!”唐紫希心里一阵悚然!这云河不会对自己动心吧?不可能啊!自己已毁容,且咱俩还跨越了物种好不好!

    “希希,叫我云河。云公子什么的实在太见外了。没错,我俩认识连一天都不到,对你来说,我的确是一个陌生人,但你不用担心,以后你有很多时间去慢慢了解我。你很快就会发现,我真的不错!”云河傻傻笑了笑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拥有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,这样的语言,绝对会让人误会他是一个口没遮拦的登徒浪子。

    “都说不要叫我希希!别人听到会误会的!”唐紫希急了,这个云河怎么如此油嘴滑舌,尽是嘴巴占她便宜?

    “希希,如果你介意,那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我才叫你希希好吗?”云河用希翼的眼神望着唐紫希,语气既温柔又委屈,好像连小名也不让他叫,就是嫌弃他,欺负他似的。

    唐紫希从来没见过这般妖孽美丽又楚楚动人的男人,而且她又收获了一声温柔细气的“希希”,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!

    云河拥有美得像烟花般绚丽的颜,深情而纯真的风韵,实在像一杯有毒的美酒,光是望着他,就会令人醉得沦陷。

    哇!唐紫希的脑袋已经快不会思考,她决心不能被云河妖孽的姿容迷惑。都说狐妖善于迷惑人,原来是真的!唐紫希平静如水的内心被云河掀起阵阵涟漪,竟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涌动。

    不行!得坚守本心,赶紧冷静下来,想办法扯开话题,不然这云河又会得寸进尺的,就不是嘴舌占自己便宜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见唐紫希沉默不语,云河便认为她默许了。他甜滋滋地傻笑,希希,我的希希,就算现在你对我没有感觉,以后我们一定会相爱的,这是我的直觉呢!

    “云河,昨晚你在梦中一直唤着娘,你的娘还好吧?”唐紫希硬着头皮问了个问题。她觉得这个问题一定很糟糕,因为云河喊着娘的时候在哭。

    云河迷离如烟花般的眼神黯淡下来,忧伤地说:“我也好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,说起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以幻川山脉为界,划分为两个大洲,分别是人族聚居的东川大洲和妖族聚居的西幻大洲。唐紫希所在的赤炎国仅仅是东川大洲里的一个小小的国度。

    在赤炎国,也有不少隐世的妖族,比如云河和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云河的父亲是一个人类,母亲是一只狐妖。由于他同时继承了人族和狐族的血统,在幻化成狐妖时是这种半人半狐的形态,拥有人类的容貌,却长着狐狸耳朵和尾巴,无论在人类世界里还是狐妖的世界里,都是怪物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云河还没学会走路前,他的母亲便离开他回到狐族里。云河是被人类父亲抚养长大。因为他是怪物,周围的人都排斥他,欺负他,甚至想除掉他,包括他的人类族人。父亲虽然是一个地位极高的人,但为了保护他,遭受了不少诽议和陷害。

    他陪伴着年迈多病的父亲很多年头,直到他父亲寿终正寝。父亲的葬礼结束后,他就离开了那个人类家族,悄悄越过幻川山脉,进入西幻大洲,寻找母亲的踪迹。

    让他失望的是,西幻大洲的狐族并非他的族群,他的母亲也不在西幻大洲。他甚至半点她母亲的消息都没有找到,仿佛她母亲从来就不曾存在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孤儿,失去了所有亲人。但他仍然没有放弃寻找母亲。

    他脖子挂的吊坠是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,然而整个幻川世界都没有这样的东西,准确来说,根本不存在这种物质。

    云河怀疑母亲并非来自这个世界。他便开始把目光放在神迹、秘境或墓府等地方。因为往往这些地方连接着通往其他界面的通道。

    他四处游历,醉情于山水,看尽人间冷暖,偶尔觅得一处世外桃园,也会隐居一段时间,生活倒是写意,如此也不知在人间流连了多少岁月,最后在青桐郡定居下来。

    有一天,云河感应到神梦山有异常的能量波动,凭他的直觉,这神梦山很有可能是一个神级遗迹,或者埋藏着远古时代的神留下来的级神至宝,他便开始在神梦山探险。

    没想到神梦山排斥妖族,不但降低了云河的境界,还让云河不受控地现出原形,人族却不受影响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被猎人巴杰发现并且打伤,否则以云河真正的实力,猎人巴杰敢出现在他面前不是嫌命长吗?手机版访问m.baiwenzhai.cn